返回列表 发帖

追逐那永远也走不近的地平线


  
《三峡(三)》 水墨设色纸本 2007年  
   
  ——沈勤其人其画  
  出走  
   
  沈勤在中国美术界是一个独特的人。  
   
  二十多年前,他是席卷中国的“八五新空间”艺术运动的主要发起者与佼佼者,在当年纯粹而充满理想主义和叛逆色彩的先锋艺术领域风风火火。以当时的风头,他完全可以成为先锋艺术的一座山头、一面旗帜。只是,他的选择出人意料。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沈勤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此后漫长的十多年在艺术界销声匿迹。  
   
  在这十几年里,他结婚,远离故乡南京,在与灵秀、湿润的江南毫无共通之趣、干燥的北方城市石家庄过着隐士式的生活。每天买菜、做饭、养儿子、画画。平静、惬意地自我放逐于艺术江湖之外。  
   
  在这十几年中,中国艺术气候的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在市场因素的主导下,年轻而富有诚意的先锋艺术迅速成为世故、讲究策略的当代艺术而与传统的中国画、油画分庭抗礼。“八五新空间”时期的发起人大多已成为当今的权威,艺术家也在这“看不见的手”驱使下成为了获利群体。  
   
  随之而来的是艺术市场前所未有的热闹、喧嚣,一片盛世景象。随着一连串艺术品天价拍卖出现所带来的标杆效应,追逐市场、琢磨策略成为一时风气,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就是金钱。然而市场的喧哗与骚动终究无法掩盖思想的贫瘠,以至于有评论家认为,目前的中国不乏成功的艺术家,但好的艺术家凤毛麟角。  
回归   
   
  沈勤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带着他十年磨一剑的成果——这些年来闭门画画的作品、平静而自信地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回来的沈勤依然特立独行。当年的主动退出,就是为了真实的生活、真实的自我,为了不成为哪座山头上的旗帜。如今,更不愿意像洗衣机里的衣服一样抱团、扎堆。只是,当年激情、冲动的呐喊转换成了不动声色的诗意诉说。静谧、缥缈,不确定而精致的空间、空寂中飘过的一丝淡淡的伤感。寂寞,匆匆过客的寂寞——他的水墨重构了视觉上的“江南”这个中国文人审美趣味的归宿符号,神秘而自在的山川、在路上悠闲的旅人,连呼啸而过的飞机都带着莫名的伤感。这在今天显得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充满矛盾,独来独往。  
   
  冲突  
   
  沈勤的经历以及作品中充满着冲突。他认为,如果说绘画是一种发现和探求的话,还不如说是一种对与生而来的文化习惯的不断反抗。善于经营“江南”韵味的他对于“文人画”的激烈批判充分显示了这一特点。他推崇宋画,感叹元代以后水墨画与书法这两种伟大的艺术——具象与抽象的相遇所产生的“文人画”是怪胎、是中国艺术的一大悲哀。甚至不无尖刻地认为:“宋画是画中有诗,文人画是画上写诗”、“画面上笔墨、书法、鈴印,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诗意”。  
   
  而在对“文人画”极尽挖苦之能事的同时,沈勤对江南的文人趣味又恋恋不舍。他如此描述江南园林:“失缺了‘明确’,也就注定了思想的虚无缥缈。不用受‘山林’、‘荒野’的凄风苦雨,江南的文人修造了一个如此舒服又境界非凡的容身之所。两千多年的‘仕’文化,在现实空间里修成的正果。”于是,在他的画面中出现了微妙而暧昧的平面与立体之间的空间转换。正是这种非凡的视觉体验与绘画语言,使他的作品摆脱了装饰性与工艺感,真正具备了艺术作品的品格,而他也由此找到了精神上真正的容身之所。  
   
  沈勤充满诗意的作品,与当下时髦的反讽、泼皮、艳俗等当代艺术潮流正好形成一种互相说明、互为背景的有趣关系。艺术多元化是一个几乎老掉牙的说法,几乎没有人会提出异议。但现实是,在某种风潮、某种趣味成为新权威的影响下,个人的声音、努力往往被淹没在群体的惯性之中。而沈勤的经历恰恰在尊重个人经验这个层面上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个案。  
   
  就沈勤自己,他也许会继续栖居在诗意里,也许会做出更多的尝试。对于他来说,永远的、不变的,只有那条永远也走不近的地平线。乐趣,就在那不断的追逐之中。  
画评   
   
  沈勤水墨试验的多样,来自他感觉的多样,无论是沉静、祥和,还是忧虑,都来自他的生存感觉,有感而发。不像现在“中国画”界翻来覆去变化不同的构图,画的却是同一种题材,同一种人物,同一个山头,只要有人买,就不断地制造,论尺寸、论名气和头衔,唯独不论有没有感觉。本来以自尊、清高自诩的文人画,在走穴、表演、制造的风气中,堕落成媚俗的把戏,也彻底背离了文人独立、自尊的精神。正是从这种意义上,我推崇沈勤的作品。  
   
  栗宪庭(艺术批评家、策划人)  
   
  自从上世纪初陈师曾为“文人画”辩护以来,其间虽然争论不休,激烈言论时有出现,有说中国画要全盘否定的,有说中国画陷入全面危机的……但似乎还没有一种言论像沈勤那样,具有一种深沉的坚定性,通过拆解诗书画印四者的关系来嘲弄这个传统……在我看来,他的否定策略其实是颇有意思的,能引发人们的另类思考。  
   
  杨小彦(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新闻传播学系主任)  
   
  文化的发展,需要有人牺牲有人获益,尤其是有才华有希望的人,如果执著一点,顽强一点,更多的想到历史与永恒,前景才有盼头才感到乐观。我们看到了太多的欺世盗名、随波逐流、拜金主义和所谓画家们,也看到了太多的因循守旧、顽固不化、不图思变的所谓画家们,因此,愈加感到沈勤以及与他有一样志向的青年艺术家的可贵和可敬。  
   
  李小山(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馆长)  
   
  沈勤简介  
   
  沈勤,南京市人,生于1958年11月17日。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业画家。1982年,南京艺术学院举办个人画展。1985年,组织并参加《江苏省青年艺术周》活动,“85”美术运动时期,与谷文达等一起被誉为水墨革新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